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

浅谈朱子与古琴

时间:2022-09-22 16:09|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潘贤杰

摘 要:朱熹,字元晦,号晦翁,世人尊称为朱子,诞生于南剑州尤溪(今三明市尤溪县)。是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诗人。但朱子在古琴方面的造诣却鲜为人知,也较少被人提及,朱子自言“琴书四十年,几作山中客”{1},由此可见琴对于朱子的重要性。笔者将近几年收集、发掘的相关资料重新归类、整理,惊喜发现朱子在琴律、琴曲、琴器、琴铭、琴诗、琴学思想方面均有建树。

关键词:朱子 古琴 琴律说 琴诗

一、琴律

朱子在传统三分损益的影响下,撰写了律学专著《琴律说》{2}。朱子首先用三分损益的方法算出古琴各弦所对应的“宫商角徵羽”五声,接着又详细算出各弦中“五声、十二律”所在的具体徽位。朱子在文中提到“七徽则为正声正律,初气之余,承征羽既尽之后,而黄钟之宫复有应于此者。且其下六弦之为声律,亦皆承其已应之次以复于初,而得其齐焉。气已消而复息,声已散而复圆,是以虽不及始初之全盛,而君子犹有取焉。过此则其气愈散,地愈迫,声愈高,节愈促,而愈不可用矣。”从该论述中可以看出朱子的《琴律说》不单单是理论上的论证,而且契合古琴演奏的实际情况。

《琴律说》后面还附有《定律》和《调弦》两篇独立小文,朱子引用了沈括《梦溪笔谈》中的“管色合字定宫弦”的方法谈古琴定律,批判“世之言琴者,徒务布爪取声之巧,其韵胜者乃能以萧散闲远为高耳,岂复知礼乐精微之际,其为法之严密乃如此而不可苟哉。”由此可见,朱子对古琴定律的精微与严谨。在《调弦》中,朱子提出两种调弦法,一种接近纯律,另一种接近三分损益律。

章华英教授在《宋代古琴音乐研究》中谈到“《琴律说》中丰富的律学思维和细致的表述,说明朱熹不仅是一个精通古琴,有着深厚的古琴弹奏实践经验的琴家,同时又是一个具有很高的乐律学造诣的学者。”{3}难能可贵的是朱子在历史上首次提出“琴律”这个律学名词,他在文中也自豪的说到“自有琴以来,通儒名师未有为此说者。”《琴律说》的诞生为后世学者研究中国古代律制及其运用提供了一份至为重要的材料。

二、琴曲、琴歌

据文献记载,朱子曾创作有多首琴曲,其中明代杨表正《重修真传琴谱》记载“晦翁作月坡、碧涧流泉、水清吟。”{4}《文会堂琴谱》中有“《碧涧流泉》,朱子作”,卷三“圣贤名录”中亦有“朱紫阳,作《碧涧流泉》”{5}的记载。这些琴曲可能是朱子本人所作,但也可能是后辈托名、附会之说。不管如何,若将这些琴曲挖掘整理、打谱出来,亦可丰富今天对朱子的研究,增加今人对朱子的认知。

琴歌又称弦歌,即依琴而歌。朱子作有琴歌词两首,一为《招隐》,二为《反招隐》。见于《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许进之挟琴过予书堂,夜久月明,风露凄冷,挥弦度曲,声甚悲壮。既乃更为招隐之操,而曰‘榖城老人尝欲为予依永作辞,而未就也。予感其言,因为推本小山遗意,戏作一阕,又为一阕以反之。”{6}

朱子还对一些琴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例如:对于琴曲《广陵散》,朱子就曾说“寻常琴家最取《广陵散》操,以某观之,其声最不和平,有臣凌君之义。”{7};对于《鹿鸣》朱子乃说“此谱乃赵彦肃所传,即是所谓开元遗声。”{8}此外琴歌《胡笳十八拍》词,相传为蔡文姬所作,也刊载于朱子所编的《楚辞集注·后语》。

三、琴器

朱子好抚琴操缦,至今仍有多张古琴存世。如其所用之琴——“冰磬”。此琴外型高雅,琴背刻有“冰磬”二字以及其所题琴铭(见后文),琴声通体蛇腹断,声音松透幽远,下指若无弦。

朱子还藏有一张仲尼式无名琴,此琴龙池内右侧刻有“朱晦翁藏”款,其声音深沉苍古,其形制规整,通体施黑漆,琴面蛇腹断纹甚是精美。在2010年“七弦遗韵——宋元明古琴拍卖专场”中此琴拍了11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广陵派宗师刘少椿旧藏灵机式古琴“怀古”,其龙池内刻有“朱紫阳”款,此亦是研究朱子琴器重要之物。

这些琴距今已经有千年的历史,是朱子手下常抚弹之物。作为朱子古琴音乐传播最直接的载体,这些琴对我们研究宋代古琴和朱子的古琴音乐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四、琴铭

铭则序事清润,琴铭是指题写在古琴上的铭文。宋代文化兴盛,诚如朱子所言“国朝文明之盛,前世莫及。”{9}在琴器上的体现是琴铭以及各种题款比唐代的琴更丰富,所以清癯的宋琴有着浓郁的文人气息。朱子不仅给自己的琴作琴铭,还为恩师及友人作过琴铭。

1、紫阳琴铭:“养君中和之正性,禁尔忿欲之邪心;乾坤无言物有则,我独与子钩其深。”{10}这是朱子题写在“太古遗音琴”上的琴铭,朱子认为琴是君子修养之物,可培养人的中和性情,从而让人克制愤怒,抑制嗜欲。同时朱子认为:天地无言,但万物都有其运行法则,而只有他本人与古琴能深刻探索其间奥秘。朱子对古琴评价极高,正如《乐记》中所记载“大乐与天地同和”{11},朱子认为琴与天地宇宙、自然万物的精神是同样深邃的,由此可见古琴在朱子心中的重要地位。

2、冰磬琴铭:“宫应商名、击玉敲金、怡情养性、中和且平、淳熙丁未秋日,晦翁自铭。”{12}琴铭描写了此琴的音色特点为金玉之声,这里的“金”指的是“钟”的音色,而“玉”指的是“磬”的声音,由此可以想象此琴声音松透苍远、清脆明亮。此琴是朱子“怡情养性”之器,他认为理想的琴声应该是“中和且平”。

3、黄子厚琴铭:“无名之朴,子所琴兮。扣之而鸣,获我心兮。杳而弗默,丽弗淫兮。维我知子,山高而水深兮。”{13}黄子厚是朱子的同窗好友,在此篇琴铭中,朱子描述了该琴音色的特点——“杳而弗默,丽弗淫兮”,这正是儒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音乐审美在古琴上的体现,这样的音色为朱子所欣赏、推崇,并称能打动其心,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朱子对古琴的审美思想及鉴赏能力。

4、刘屏山复斋、蒙斋二琴铭:“屏山先生之琴,二其嗣子坪葆藏之,门人朱熹敬为作铭。匪金匪石,含玉真兮,雷伏于腹,閟其神兮;砰然一作,万物皆春兮,觌器宝怀若人兮,主靜观复,修厥身兮,与时皆屈而不及其伸兮。”(复斋)“抑之幽然者,若直其遇险而止,写之泠然者,若导其出山之泉。盖先生之言,不可得而闻矣。若其亨贞之意,则託兹器而犹传。”(蒙斋){14}刘屏山是朱子的老师,其上课之余,常“弹琴赋诗,淡然如平日”{15},朱子对琴的热爱难免受到屏山先生潜移默化的熏陶。朱子作为门人,为老师恭敬题写琴铭,他生动描状了这两张琴的特点,并睹物思人,回想先生之言,通过琴回顾了刘屏山“主静观复,修厥身兮”的思想观点,而其“亨贞之意”也托琴犹传。

五、琴诗

一首诗,往往抒发了诗人当时的情怀或反映其人生的状态,朱子写有多首与琴有关的诗,我们可以从这些诗作中看出琴在朱子生活中的角色。

高山流水觅知音,中国文人自伯牙、子期后,都有一种“知音”情怀。在朱子的众多琴诗中,许多是描写以琴会友的场景或者借琴抒发对友人的思念。如:“胜日宾友来,琴觞共舒忧”{16}、“命驾宾朋千里近,放怀琴酒百忧宽”{17}、“客来无可问,与君共弦歌”{18}、“尽向琴中写,焉知离恨情”{19}、“羽觞欢独持,瑶琴谁与晤。”{20}从这些诗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朱子对友人真挚的情感,甚至可想象到朱子抚琴动操、与好友们把盏言欢的样子。

“援琴不能操,临觞起长叹”{21}“瑶琴空宝匣,弦绝将如何”{22}、“琴书写尘虑,菽水怡亲颜”{23}、“舒忧正得琴三叠,玩意惟凭易一编。”{24}这类诗句则是朱子借琴抒怀,通过古琴直抒胸臆,写其当时的精神状态。“鸣琴爱静夜,乐道今闲居”{25}、“琅然抚枯桐,幽韵泉谷虚”{26}、“个中有趣无人会,琴罢樽空月四更”{27}、“空山初夜子规啼,静对琴书百虑清。”{28}朱子常借琴起兴、或临水抚琴、或对夜弹琴,通过古琴抒发了朱子的闲情逸致。

除此之外,朱子的另一类些琴诗是将琴与自然融合在一起,秀丽的山水与琤琤琴音相得益彰,如“独抱瑶琴过玉溪,琅然清夜月明时”{29}、“风清月白琴三弄,绿暗红深酒一杯”{30}“爽气琴尊外,泉声枕簟间”{31}、“野人惆怅空无寐,一曲瑶琴分外清”{32}“窗几列琴书,庭皋富花木”{33}、“健策凌丹壑,清诗动玉琴。”{34}琴声融于天地间、融于自然里,此时人琴俱忘,殊不知是琴声、还是心声。

在朱子的众多琴诗中,无论是借琴抒己怀、抚琴思友人,或是寄琴于山水间,我们不难发现古琴在朱子生活中的重要性。

六、琴学思想

朱子的琴学思想最重要的是“中和”观,他在自用琴“冰磬”上题写“中和且平”,在《紫阳琴铭》中写道“养君中和之正性”;在琴曲演奏实践中,朱子也是秉承这一思想,如其批判琴曲《广陵散》“其声最不和平”,不喜“不和平”之声,乃好“中和”之声也。“中和”出自《中庸》一书:“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朱子承上启下,继承了儒家的“中和”思想,并通过古琴发扬了“中和”观,这对后代琴学产生了弥足深远的影响。如:明代古琴美学书籍《溪山琴况》中把“和”作为开篇首要——“其所首重者,和也”,并在书中多次谈到了“中和”观,如:“凡弦上之取音,惟贵中和”、“不轻不重者,中和之音也”{35}。毋庸置疑,“中和”成为古琴重要的审美准则。

朱子认为古琴可“禁尔忿欲之邪心”,平和的古琴音乐可“惩忿窒欲”{36},从而达到“乐以教化”的效果。这秉承了儒家“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琴者,禁也”的音乐观。明清之际诸多琴谱言“琴”常言“禁”,例如:明代《重修真传琴谱》“琴者,禁邪归正,以和人心。”明代《太古遗音谱》、《新刊太音大全集》等琴谱中提到:“琴者,禁也。禁止于邪,以正人心也。”{37}可见“琴禁”思想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

“雅歌有余韵,绝学何能忘”{38}。今天我们提出文化自信,而不断挖掘优秀的传统文化、并从中汲取营养,正是文化自信的源泉。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粹——古琴,它不仅仅是一件乐器,更是我们中华文化重要的载体。朱子在古琴上的贡献,丰富了古琴的文化和内涵;而古琴,也让我们了解了另一面的朱子。

(本文由三明市古琴研究专项基金“朱子文化对闽派古琴形成和三明古琴传承影响”项目支持。在此也特别鸣谢陈长林、罗金华、尹溧新诸位老师的指导!)

注释:

{1}【宋】朱熹.武夷精舍杂咏[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31.

{2}【宋】朱熹.琴律说[J].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六十六.

{3}语出,章华英.宋代古琴音乐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2013(3).

{4}【明】杨表正.重修正文对音捷要真传琴谱大全:卷一[M].北京:中国书店,2013(6).

{5}選自《琴曲集成》第22册《文会堂琴谱》[M].北京:中华书局,2010(7).

{6}选自《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一,第223页.

{7}【宋】朱熹.朱子语类:卷78[M].北京:中华书局,1985(3).

{8}【宋】朱熹.仪礼经传通解.

{9}【宋】朱熹.楚辞后语:卷六[J].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3}{14}{29}选自《琴曲集成》第5册《琴书大全》琴文第33篇[M].北京:中华书局,2010(7).

{11}选自《礼记》第十九篇《乐记》.

{12}见于“冰磬琴”.

{15}选自朱熹.屏山刘先生墓表[J].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九十.

{16}【宋】朱熹.题沈公雅卜居图[J].出自搜韵网站诗词检索.

{17}【宋】朱熹.次韵题平父兄重建一枝堂[J].出自搜韵网站诗词检索.

{18}【宋】朱熹.刘德明彦集祝弟以夏云多奇峰为韵赋诗戏成五绝(其三)[J].出自搜韵网站诗词检索.

{19}【宋】朱熹.寄山中旧知七首(其二)[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78.

{20}【宋】朱熹.秋怀二首(其二)[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95.

{21}【宋】朱熹.怀子厚[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79.

{22}{25}【宋】朱熹.秋夜听雨奉怀子厚[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94.

{23}【宋】朱熹.秋夕二首(其二)[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93.

{24}【宋】朱熹.再用前韵示诸同游[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04.

{26}【宋】朱熹.怀子厚[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479.

{27}【宋】朱熹.游密庵分韵赋诗得清字[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20.

{28}【宋】朱熹.崇寿客舍夜闻子规得三绝句写呈平父兄烦为转寄彦集兄及两县间诸友(其一)[J].选自《全宋诗》第44册,卷二三八九.

{30}【宋】朱熹.次韵寄题芙蕖馆三首(其三)[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571.

{31}【宋】朱熹.次判院丈清湍之身[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575.

{32}【宋】朱熹.鹤鸣峰[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61.

{33}【宋】朱熹.淳熙戊戌七月廿九日早发潭溪西登云谷取道芹溪友人丘子野留宿因题芹溪小隐以贻之作此以纪其事[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60.

{34}【宋】朱熹.次公济精舍韵[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23.

{35}选自《琴曲集成》第10册《大还阁琴谱》[M].北京:中华书局,2010(7).

{36}语出《周易》:“君子以惩忿窒欲。”.

{37}选自《琴曲集成》第1册《太古遗音谱》、《新刊太音大全集》[M].北京:中华书局,2010(7).

{38}【宋】朱熹.白鹿洞书院[J].选自《全宋诗》第44册:27610.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