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养生

牙周组织再生联合口腔正畸对牙周炎患者牙周指标的影响

时间:2022-09-28 10:55|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倪成励 张晨 吴刚 王星星 缪婷婷 路晶晶

【摘要】  目的  观察牙周组织再生联合口腔正畸对牙周炎患者牙周指标的影响。方法  选取2019年1月- 2021年9月合肥工业大学医院口腔科牙周炎患者60例,根据组间基本资料均衡可比的原则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采取单纯牙周组织再生术治疗,观察组实施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口腔正畸治疗。比较两组患者临床附着丧失(clinical attachment loss,CAL)、探诊深度(probingdepth,PD)、牙龈指数(gingival index,GI)、菌斑指数(plaque index,PLI)。结果  观察组治疗有效率高于对照组,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患者牙周PD、CAL、PLI、GI四项指标均明显降低,但观察组患者各项指标的降低幅度大于对照组,组间差值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牙周炎患者行牙周组织再生联合正畸治疗,有效率高,可提高牙周指标改善的程度。

【关键词】  牙周组织再生;口腔正畸;牙周炎

中图分类号  R781.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0223(2022)17--03

牙周炎是口腔科常见的口腔感染性疾病,以慢性发病为临床表现。牙周炎的实质是牙菌斑中微生物的滋长,导致牙周组织细菌蔓延而发生感染,临床症状主要包括牙龈炎、牙周袋、牙齿松动或者牙齿脱落等,严重的可形成口颌系统功能障碍,美学观感可见面部变形[1-3]。口腔正畸是一种矫正牙齿位移或位偏的有效治疗方式。采用口腔正畸干预牙周组织再生术可以在保证手术疗效的同时,对促进牙齿正位及牙前区咬合功能的改善,具有重要临床价值[4]。本研究采用新型生物膜材料实施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口腔正畸对牙周炎患者进行口腔治疗,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2019年12月- 2021年9月合肥工业大学医院口腔科患者60例,根据组间基本资料均衡可比的原则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男18例,女12例;年龄27~57岁,平均37.72±2.36岁;病程3~17个月,平均13.22±2.15个月;慢性牙周炎患者24例,侵袭性牙周炎患者6例。观察组男19例,女11例;年龄27~58岁,平均38.21±2.41岁;病程5~16个月,平均12.24±2.12个月;慢性牙周炎患者25例,侵袭性牙周炎患者5例。两组患者上述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患者及家属或监护人均对本研究知悉,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伦理委员会批准。

(1)纳入标准:①患者均确诊牙周炎;②牙齿畸形符合矫正治疗指征;③牙周炎病程<2年;④年龄25~60岁。

(2)排除标准:①合并其他口腔疾病;②妊娠期或哺乳期女性;③合并其他器官功能障碍;④合并严重先天性口腔畸形;⑤存在严重暴力伤形成的牙齿脱落或畸形。

1.2  治疗方法

1.2.1  对照组  患者采用牙周组织再生术,步骤如下。

(1)龈上清洁:在专业牙科医师的指导下进行龈上洁治。采用洁治器清洁牙面,尤其关注牙龈沟、牙结石、牙菌斑等异物或脏污部分的清洁,操作完成后采用灭菌水进行负压冲洗。

(2)龈下刮治术:刮除牙菌斑和牙结石,定位在牙周袋附近。

(3)根面平整术:针对龈下刮治术后的完善和后处理,一般采用龈下刮治器对附着和嵌入牙骨质的结石或污垢进行刮除,目的是形成平整、光洁、坚硬的根面。在进行刮治术中或者刮治完成后,用尖探针仔细地探查龈下牙石是否完全去净,牙根表面是否光滑,以便决定是否需要再进行刮治。

(4)牙周翻瓣术:如果牙槽缺失严重,或出现牙周袋的情况,可以考虑进行牙周翻瓣术,对临近牙槽位置进行人工骨的植入。

(5)实施牙周组织再生术:放置并固定膜,根据缺损部位的形态、大小修整屏障膜,使膜在牙颈部能很好地与根面贴合,能完全覆盖缺损区并盖过牙槽骨边缘至少3mm。缝合膜瓣,并清理周围多余组织,上塞治剂保护创口。术后给予0.2%氯己定漱口4~6周,口服抗生素1周。

1.2.2  观察组  在对照组的基础上联合口腔正畸,步骤如下。

(1)将患者磨牙上粘结颊管进行固定,然后在错位牙齿放置时,使用正畸部件,通过镍钛丝调整患者牙段,确保排列整齐,牙列排齐后消除间隙。

(2)在遵循轻力原则的基础上进行正畸治疗,操作过程中注意调整咬合,避免形成咬合创伤。在治疗过程中,应每隔2~3d清洁患者牙齿1次,每周检查1次牙周情况。

1.3  观察指标

(1)牙周指标:①临床附着丧失(clinical attachment loss,CAL),采用探针探测结合上皮冠方至釉牙骨质界的距离。②探诊深度(probingdepth,PD),采用牙周探针检查牙龈边缘至龈沟底或袋底的距离,即为PD。③牙龈指数(gingival index,GI),根据牙龈的颜色、出血倾向和牙龈的质地评估GI,分值0~3分。④菌斑指數(plaque index,PLI),采用探针轻轻滑触牙面,根据牙菌斑的厚度和面积对PLI进行评估,分值为0~3分。

(2)疗效指标:有效,即治疗后牙周出血症状消失,牙周受损组织大部分恢复;改善,即治疗后牙周出血等症状大部分改善,牙周组织部分恢复;无效,即治疗后牙周红肿、疼痛、出血症状没有明显消失,牙周受损组织也没有明显改善。总有效率=(有效+改善)/观察例数×100%。

1.5  统计学方法

数据以SPSS 23.0统计软件分析与处理,计量资料用“±s”表示,组间均数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计算百分率,组间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观察组治疗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牙周指标水平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后牙周PD、CAL、GI和PLI四个指标均明显降低;但观察组降低的幅度大于对照组,两组治疗前后的差值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牙周炎在口腔科极为常见,发病因素多样化,包括牙菌斑、牙结石、牙列不齐、咬合创伤、食物嵌塞、不良修复等。发病多以慢性病变长期发展,临床表现在牙周组织的病变,主要由口腔内牙菌斑的生物菌群影响牙周感染引起,常见的损害为牙组织感染,导致牙齿松动、移位,是成年群体中“掉牙”的主要原因之一。重度牙周炎患者后期牙齿的移位会导致咬合创伤,会进一步加剧牙周组织的破坏,最后牙齿脱落导致牙齿进一步牙列畸形,形成恶性循环[5-6]。

牙周组织再生是近年来临床应用较为广泛的口腔治疗手术之一[7]。牙周组织再生术是利用生物膜阻止龈沟上皮的根面生长,诱导具有牙周组织再生潜力的牙周膜细胞冠向移动并生长分化而形成新生的牙周组织,从而弥补牙周炎破坏造成的损失。在患者的牙周组织中,上皮细胞的运动速度较快,而成骨细胞的运动速度相对较慢,因此可将膜材料植入患者的牙齿组织中修复缺损。但是牙周炎患者单纯采用牙周组织再生术治疗虽有效率较高,但患者对美学需求往往不能得到满足,短时间内保守治疗或者手术实施往往只能去除病灶组织或损伤牙齿,对正位和美观往往不能满足[8]。

正畸治疗的理念是通过使用移动装置改善牙齿咬合平衡水平,再生过程中,牙周组织损伤部位可以得以缓解并逐渐得到改善。口腔正畸治疗对牙齿正位以及咬合功能的恢复具有肯定的价值,可以更快地加强牙周组织的恢复能力,从而提高临床疗效。在口腔正畸治疗之前行牙周组织再生对牙周附着及损伤病灶和污垢进行清除,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口腔正畸的安全进行。反之口腔正畸治疗的实施也从侧面干预和保护了牙周组织再生技术的治疗有效性、安全性和美学效果,两者在治疗上相辅相成,互相协调,具有重要意义。

本研究显示,虽然观察组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但无统计学意义,这是由于本次研究的样本量较小所致,但观察组的牙周指标改善更明显,表明牙周组织再生术与口腔正畸术联合治疗牙周炎能够改善牙周组织健康水平,促进牙周恢复,维护口腔功能,预防复发等优势,和较多医学研究结论一致[9-11]。需要注意的是,在正畸治疗的过程中,正畸装置应尽量简单,对牙周减少刺激,实施加力应将细丝轻力的理念贯穿于治疗的整个过程,防止牙齿出现松动度过大,同时降低牙根吸收的风险。

综上所述,牙周炎患者行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口腔正畸治疗可有效改善患者的牙周健康水平。

4  参考文献

[1] 古孜努尔·阿巴斯,买尔哈巴·马合木提,日孜瓦古力·阿木提,等.牙周炎患者牙周指标以及唾液NO含量与胃食管反流病相关性分析[J].贵州医药,2019,43(6):881-883.

[2] 杜健荣.盐酸米诺环素联合碘甘油对牙周炎患者牙周指标的影响[J].北方药学,2020,17(3):82-83.

[3] 喻爱霞.牙周炎患者应用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正畸治疗的临床效果评价[J].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7,38(3):306-310.

[4] 邱荣敏,梁雁.石墨烯/丝素蛋白复合支架材料及其在组织工程的研究进展[J].右江民族医学院学报,2020,42(4):509-515

[5] 陈功.牙周炎患者应用牙周组织再生术与口腔正畸联合治疗的临床疗效观察分析[J].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9,6(32):52,62.

[6] 孙丽伟,袁强.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口腔正畸治疗牙周炎患者的临床效果观察[J].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9,6(6):71-72.

[7] 左常艳,郑之峻,朱捷,等.牙周组织再生术聯合口腔正畸治疗牙周炎患者的效果分析[J].中华口腔正畸学杂志,2019,26(4):215-218.

[8] 卓凌云,黄鹏,刘青兰,等.江苏省一般人群口腔扁平苔藓的临床特征及危险因素[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20,40(1):90-95.

[9] 周维君,车英林,苏野,等.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正畸治疗对牙周炎患者牙周状况及满意度的影响[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9,19(9):1683-1686,1691.

[10] 李雯.牙周组织再生术与口腔正畸联合治疗牙周炎患者的临床疗效观察[J].吉林医学,2021,42(9):2098-2100.

[11] 彭治凯,徐佳.牙周组织再生术联合无托槽隐形矫治对牙周炎患者龈沟液炎症因子的影响[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21,233(8):911-915.

[2022-01-10收稿]

基金项目:2020年度安徽省教育厅重点高校自然科学研究项目(编号:KJ2020A0852);2021年度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横向课题(编号:2021HXYF001)

作者单位:230601  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口腔医学院(倪成励、张晨、缪婷婷);正雅齿科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吴刚、王星星);合肥工业大学医院口腔科(路晶晶)

Copyright © 2012-2022 重庆傲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