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郑成功三请张际熙

时间:2022-09-21 16:08|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张森文 林海南

顺治九年(1652),郑成功屯兵攻打长泰百日,三次访请张际熙,是广泛流传于长泰的一件历史故事!

顺治九年壬辰正月十四,郑成功攻占海澄,接着发兵攻打长泰,号称十万,于十八日,攻打长泰县城武安镇,将县城围了三匝,但是遇到守城清兵的顽强抵抗,弹丸之地的县城,却久攻不下!

郑成功一面调兵遣将,一面四处征集钱粮。同时,访查长泰县贤能之士,希望为己所用。得悉前明进士益阳县令张际熙正隐居在张坑社,便在攻城闲暇之时,率百余亲兵,前往张坑社拜访!

张际熙,身材高大,宽额大耳,风度儒雅,性格刚烈。出生于明朝辛亥年(1611)十二月二十二日,长泰京元村人,溪园张氏第十一世孙,字希文,曾祖宗周,祖父梦鲤,是县邑庠生,父亲凤纶,廪贡。张际熙出生于书香门第,童稚时便开蒙启智,几乎过目成诵。明天启四年(1624)甲子年十三岁时,便高中福建举人八十九名,轰动一时,被时人视作神童。可是之后几年,困踬不前,直到崇祯十三年(1640)年,29岁才中庚辰进士三甲146名,吏部观政,后出任益阳县令!此时,正值明朝末年,关内有李自成起义军,关外有清兵进攻。当时湖南一带,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下车伊始,苏疲抚瘵,但库银空缺,“衙斋惟饮水,堂上若履冰”。接士民如亲冬日,出己俸抚养孤儿,收埋尸骨,备受士民之称赞。他为官清正,兴利除弊,审理判明多起悬疑案,在百姓中享有声誉。常到县学讲课,得到县学生员的喜爱,当时有个生员曹野人,年方二十,显宦之后,古岸奇特,志在匡时济世,谈论事情往往深切,击中时弊,他呈送给张际熙的意见书就有几千字,寻究国家安定太平与动乱的根源,表达了忠君爱国的志向。张际熙读到这意见书,深感震撼,特意与其交谈,忠爱之心,竟彼此完全契合。

明崇祯十六年(1643)八月,张献忠十万兵马围困攻打益阳,当时城内就有五六万明军,四、五个月相互厮杀,张际熙殚精竭虑,呕尽心血,维护治安,筹集粮草,安抚民心,坚守城池。十一月,张献忠攻破益阳城,大肆屠杀,益阳城里一片哭喊声,血流成河;还故意驱逐市民千百人,杀于起春亭江畔,以此为乐,惨不忍睹。张际熙在混乱中,得军民相助,侥幸逃脱活命。十二月,明军大将左良玉十万大军前来,名为镇压围剿张献忠,实际上在劫掠益阳百姓,张际熙义愤填膺,但只能徒唤奈何!崇祯十七年(1644)3月,李自成攻占北京,明朝灭亡了。

明亡后,清廷有意留用,但张际熙忠臣不扶二主,执意去官返乡。其赴任三年,回梓后,空贫如洗,在洲仔头结茅草屋居住,不穿清朝服装,不食其俸米。洲仔头离县城南门二里,相隔一片田园,每当夜深人静,就能听到城里更鼓的声音。一样更鼓两朝声,江山易主,悲伤之情油然而生。为了能不听到清朝的更鼓声,特意迁至离城十多公里、位于吴田山下的彰信里西清垦田种粮,自食其力。但这里的村民皆尊称其为老爷,不敢近言,孑然一身,甚感寂寞,不得不再移住张坑。张坑社位于县城南面五里许的鼎山北麓的山坳,原无地名,因张际熙住这里而得名,社人皆称其“张坑老爷”“张老爹”。村社两旁丘陵蜿蜒,山路弯曲,呈布袋口形,入村有山重水复之感。

林挺擢,号晋庵,方成里塘边社人,明末最后一科福建举人,著述百余卷,漳州明清著述最多之人,精通易理,有隐君子之风。张际熙与林晋庵最善,志趣相投。相距数里,却常常来往唱和,共同劳作。一个牵着牛,一个扛着犁,在田间劳动,引得路人驻足观望,颇感新奇。

常言弱弱的官也赢过百姓。有个小偷,觉得一个县令,没腰缠万贯,至少也有点剩钱,剩张际熙出门劳作时,溜进其住宅,可除了一张睡床和一张小桌,几本书册,四壁索然,小偷觉得还不如普通百姓之家,怅然而出,反而向别人说出自己偷盗无得之事,时人对张际熙益发敬重!

张际熙自书“其室则迩”,并请人镌刻在门楣,以明心志!“其室则迩,其人甚远”。室迩人远,隐晦地表达自己隐居山林,心恋故国之心,则如热恋的情人一样热烈啊!

张际熙还自费重建五里亭“善世岩”,可惜因财力不够,一直未竣工,民间流传其“有动土未谢土”。直到解放初期,“善世岩”一直由其后人管理。

挂冠而去,躬耕南亩,不屑清廷邀请,清贫自守,张际熙忠贞气节闻名遐迩!郑成功来长泰后,首先将其作为延揽入幕的人选!当郑成功率百人而来时,张际熙热情招待郑成功,与其畅谈前朝故事,兴亡之理,以及益阳战乱之情形,悲愤欲绝,涕泗横流!当郑成功邀请其出山反清复明时,张际熙婉言谢绝了!

郑成功与张际熙交谈之后,觉得其气概高昂,忠贞不渝,见识高远,才情横溢,尤其是对前明感情深厚,我今反清复明,正合其意,其婉言谢绝,可能是故作高姿,沽价而待!

又过半旬,郑成功又大驾光临,两人交谈投机,当再次相邀时,张际熙又依然婉言谢绝。

战事匆匆,一晃月余,小小长泰县城,竟然久攻不下,损兵折将。想起张际熙,郑成功想效三顾茅庐,又再光临张坑社了。三月春气,光风日丽,山鸟相呼,树木繁英,但郑成功无心观赏。郑成功再次诚挚邀请,张际熙深受感动,自己无诸葛先生之才,却受到郑成功三顾茅庐之礼遇,郑成功真正情深义重,一片诚心,虽是英雄,但今非汉末,时势迥然。他只好开诚布公的对郑成功说:“大明已亡,乃属天意!朝代更迭,新君登基,吾虽明臣,岂不思念故主,但今天下一统,国泰民安,潮流不可逆转,若再操戈动武,可否顺天意?只能祸害百姓。”郑成功至此才明白张际熙并非托大要价,故作高态,而是真心归隐。郑成功感其宽宏仁慈,当场挥毫“东山伟望”,以表敬佩。

至康熙皇帝,闻及张际熙忠廉仁厚,爱民如子,两袖清风,特赐封田地,免征税赋以养天年。张际熙将清廷赐封的120亩田地献给家乡作为“书田”,用于资助和鼓励后人刻苦读书,奋发成才。故当时在十里、温山、桥仔头、可仁都有际熙公的田地若干顷,苦竹、火号山、十八仑一带山地皆归属其封地。这些业产到1950年仍由京元巷頂族人掌管。张际熙像也因之被特意悬挂于溪园张氏家庙(漳州唯一状元林震出生地、省级文保),与祖宗一同受张氏族人世代敬拜!

张际熙在张坑生活二十多年,张坑因其成为美丽田庄,他给门下长工起屋娶亲,被尊称为“张老爹”。晚年,其将张坑田庄产业交给下人管理,迁回京元村养老。原想在靠近洲仔头处建房,未谈妥,但不以势强求,另在陂坞择一小地,建一间房,约二十平方米,自名“锦兴堂”,以终天年。其坟葬于县城北门外山,坟道简陋。

张际熙少年早慧,为官尽责,为人尽善,为臣尽忠,身处乱世,进退有度,不因感情忤逆历史潮流,守望初心又能以苍生安乐为依归,淡泊名利,虽因朝代更替的政治原因,清朝邑志不以立传,但民间却代代流传着其感人的传说!2021年,张际熙被奉祀长泰文庙乡贤祠,忠爱清廉之情操终为后世所肯定褒扬!

热门导读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