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搭渡船

时间:2022-09-21 16:07|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吴志煌

寒假刚刚开始,一切安好。午后,阳光明媚。诸师友相邀抵临梅岭镇宫口港客运码头搭渡船,即宫口港客运码头至渡西航线。

据康熙版《诏安县志》记叙:洋林渡,在悬钟。水急而险,稍风,不可渡。

当地东门村吴友江先生考证,洋林渡即今宫口渡的前身。明朝时为悬钟千户所调动兵力过往渡西一带的重要通道。明福建布政司右参政临海蔡潮蔡大人曾因工作上的需要,过往洋林渡,所见所感,赋诗一首《晚渡扬帆》:

半郊草色明斜阳,

涉头唤渡人影长。

近海江波足风力,

歌帆蘸水飞危樯。

落霞归鸟如相迓,

眼中一片真图画。

古来平地有风波,

浪跃龙门莫深讶。

此诗载入悬钟八景之一,后人可从诗中了解当年的悬钟古地貌,怀古观今,感悟沧桑变化。

搭渡船的历史在我县早些年有多处,后来因修路架桥,大多已取消摆渡,唯有宫口港客运码头至渡西航线,至今仍在运营之中。

宫口村与渡西处在宫口港水域两岸的最狭窄处。从空中俯瞰,宫口港恰似一个大布袋,而宫口与渡西两处恰在袋口处两侧,即诏安湾与大海交汇处的口子上。

这条航线,除了两岸民众,还有从渡西过来的饶平大埕、所城、柘林一带的民众和从两岸往返,乘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的游客。

碼头上方宫口村的妈祖庙一瞥。

我们在码头停留片刻,渡船便从渡西对岸过来。船儿停靠完毕,船老大们便搬过横放在小船中间的宽大杉木板,设置下船通道。一端抵船舷,一端置于沙滩。不多的乘客便迅疾而下,有摩托车、电动车的,留在最后。在船家的帮忙下,牵着车子,小心翼翼下得船来。

稍停片刻,码头这边的乘客开始上船,车子仍在最后上船。常客们随便在甲板上找个地方一站,便完事。我们也随着上了船,到侧边找个地方蹲坐着,手还抓在物件上,一点也不敢大意,毕竟不是水乡人家了。

因是午后时间,潮水已涨得差不多了,整个宫口港湾水域面积开阔,水汪汪一大片。船过之处,船头左右两侧船舷底头,水花四溅,白花花的,甚是好看。

我们下得船来,在渡西一侧木麻黄林间小路上溜达。

难得一见的是渡西铁泸港海上落日。大约半个钟头之后,我们又上船,返回宫口港客运码头。同船家交谈,她说摆渡没有具体时间表,一般早上开始运行,天黑之前停运。当地渔政工作人员特地交待,此水域船只往来频繁,交通繁忙,天黑不宜行运,安全第一。

正谈间,她接了一下手机,笑笑说:“即将从渡西过来的六位妇女,没有一齐上船,要分成三波了。”

问及收入情况,她微笑着说:“现在乘客少了,像今天,夫妻俩忙到现在,才收入一百多元。”

“什么时候,跨越宫口港湾的大桥修成了,摆渡的历史也就终结了。”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常说“野渡无人舟自横”,这里却是忙碌、热闹的。

一代又一代的摆渡人在此处古渡口默默坚守着,为过往民众带来方便,这不也是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吗?

船靠岸,望见码头左侧上空,云彩酷似凤凰飞过,栩栩如生,真是祥云呈瑞贺新年啊!

热门导读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