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数码

以技术逐梦生态

时间:2022-09-21 16:04|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徐林

今年的ODC21,主题是“开放互融 致善创新”,顾名思义还是与融合相关,这样的主题从2019年的开发者大会提出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也就是说,在很多人眼中业务架构比较集中在手机上的OPPO,还是很早就意识到了多端融合应该是行业的技术趋势。在那之后的时间里,我们看得到的是OPPO重组了智能穿戴、智能耳戴和电视等IoT产品的团队,在两年多的时间里,TWS耳机与手表经过多代产品革新,趋势都不错,特别是OPPO Watch第二代产品的口碑相当不错,电视线有产品推出,但显然还没有找到感觉,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产品线也是呼之欲出,包括传说中酝酿很久的芯片也如箭在弦。整个OPPO的IoT产品俨然一副“大干快上”的景象。

在这如此之多的新业务背后,需要强大的投资做支撑。而能为这些投资提供有力收入来源的,就是ODC背后所涵盖的这些互联网服务,包括内容和软件分发、主题商店销售、浏览器与信息流推送、各线上服务平台的RTB广告、负一屏和语音助手入口的服务接入与推荐等,不要小看这些业务,每年它们都能给OPPO带来数以百亿人民币的运营收入,相当可观。

在ODC21上,OPPO公布了一些有意思的数据——其实我挺搞不懂的,按我参加过的WWDC、HDC等开发者大会,这些值得骄傲的數字本来应该出现在大会的最开始部分,但OPPO却把它们放在了后边各个分章节:

·ColorOS全球用户数量突破了4.6亿;

·OPPO开放平台上有超过20万开发者;

·平台应用与游戏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4.5亿,月分发量已超过了165.4亿;

·OPPO平台已经聚集了超过50万内容创作者;

·内容生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3.9亿,资讯月分发量超过1127亿;

·OPPO平台Push服务每日调用次数206.7亿次,广告请求超过50亿+;

·游戏SDK日均启动次数2.6亿次,国内支持订单每日超过100万单;

·《英雄联盟》手游首发,OPPO分发平台预约量突破1100万,预约新增转化率提升30%以上。

由此可以看出,OPPO在全球市场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手机用户,成为ColorOS生态得以赢得消费者青睐的重要基本盘,是对应用服务开发者和内容生产者的强大引力,也是能让整个OPPO手机业务以及IoT业务继续开拓发展的重要动力。需要说明的是,因为OPPO的ColorOS主要还是从属于安卓生态体系,所以它并不需要像华为那样另做一套HarmonyOS的系统,也不需要在应用中内嵌HMS Core来替代GMS的能力,因此在这方面的技术上目前就不需要做多少独立的开发。

但这并不意味着OPPO不需要做技术方面的工作,为ColorOS的各项服务以及入口提供API(应用程序接口)和SDK(软件开发工具包)还是OPPO需要来做的事情。因为不同厂商的UI开发团队对系统能力的理解和调用不尽相同,同时还有一些独立开发的技术能力要做适配,比如这次ODC上提到的小布语音助手、AI能力还有虚拟人等,开发者若要接入,都需要OPPO进行相应工具的开发。当然,还有本次大会上OPPO提出的两个新技术能力:幻影开放平台所包含的光追和异构计算,特别是光追,有不少朋友对这项技术有些搞不清楚,现就结合我了解到的情况来说说。

光追,即光线追踪(Ray Tracing)渲染技术,随着NVIDIA在2018年推出RTX20系列GPU而被玩家们广为传播,并随着N家驱动的更新,支持这项渲染技术的GPU也越来越多,人气自然也变得相当高。这项技术的运用有望取代已经存在多年的光栅化渲染技术,为我们提供更加真实华丽的3D画面效果。它的原理和具体表现区别在这里我就不赘述了,因为早就被大家说了一遍又一遍。记得之前我还问过《微型计算机》硬件评测室的同事光追渲染吃不吃性能的事,得到的回答是:“效果很好,但帧率几乎减半”,还真让我吃了一惊。

光追渲染技术存在的时间其实并不短,最早用该技术渲染出来的图形距今已经过去了30多年,在运用于电脑游戏之前,光追渲染在电影工业中也已经有应用了。而在2006年微软推出“二不挂五”的操作系统Vista中,其内置的DirectX 10就已经内置了光追API。但因为对比光栅化渲染,光追渲染太吃硬件算力,所以直到NV不断更新“核弹”到2018年,光追技术才开始正式登上电脑游戏的舞台。

同样的事情自然也在手机处理器上发生着。近几年,随着手机处理器GPU以及异构计算的能力提升,“手游效果端游化”也被屡屡提起。但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却是:手机这种设备不可能像在PC上可以做SLI、做水冷,还可以近似随心所欲地堆功率。因此,手机在处理类似的问题上有点反其道而行之,比如华为的GPU Turbo,比如高通的VRS可变帧率渲染,都是冲着给系统减负的目的去的。

但不管怎么样,手机处理器能力的变强,也让开发者们和终端厂商开始对新的渲染技术蠢蠢欲动。2020年12月15日,Khronos Vulkan光线追踪工作小组——TSG,Tay Tracking Task Sub Group宣布推出新版本的Vulkan SDK,光追渲染API被正式纳入其中;2021年初,华为展示了自家的光追渲染Demo动画;2021年10月14日, 联发科正式宣布推出基于 Vulkan扩展的移动端光追SDK解决方案,并与ARM和腾讯游戏共同实现了移动端实时光线追踪技术的首次演示;2021年10月27日,OPPO展示了自家的光追渲染技术。

OPPO光追渲染和异构计算两项技术的开发工作都归属西雅图的研发团队,毕竟这个地方算是全球游戏开发的盛地之一,可谓游戏之都。知名的游戏引擎公司Unity、Unreal都在这里;微软的全球總部也在这里,自然Xbox团队也在这里;当然这里还有知名的西雅图游戏展(PAX Prime),游戏氛围是相当浓厚。

目前这个团队启动光追的相关工作还不到一年,但从时间线上来看,基本与Vulkan的进度是差不多的,即OPPO第一时间就开始了对这项技术的研究。在ODC21体验区看到的Demo效果基本与他们的描述是一致的:目前在手机上初步实现了比较好的效果,但受限于手机的算力,肯定是不能与电脑上比的。现在的方案主要还是将光追与光栅两项渲染技术结合起来,争取随着算力的提升可以逐步做到技术方案的完全过渡。

那么问题来了,Vulkan和联发科都推出了相应的SDK,那么OPPO为什么还要做这件事呢?因为芯片厂商和游戏引擎厂商拿出来的都是对应的API,游戏开发商会采用Vulkan的SDK进行游戏的开发,但这只是应用层面的,要与芯片厂商给出的API进行对接,这就属于系统能力调用和芯片调校的问题。并且,随着Unity、Unreal等其他游戏引擎厂商也推出光追引擎,不同游戏开发商使用不同的引擎,还有高通这种芯片厂商的跟进,不同层面厂商的方案也会有所差别。如何去平衡、调和这些不同能力引擎之间的差异使之最大能力发挥,这之间空白区域的衔接调校工作,都需要终端厂商来完成。所以,OPPO认为尽早启动光追技术的研发是非常重要的,以便尽快去了解这项技术对芯片能力、系统资源的需求和调用机制。

提前做这样的工作是很有价值的。团队工程师说,虽然目前这个研发阶段还基本不涉及功耗的控制,但他们已经发现在不同渲染场景下,算力需求的差别已经可以让他们制订不同的系统资源分配方案了。比如漫反射、全局光照画面对算力的要求非常高,要做成实时渲染有难度,这时候就会采用半实时的方案来平抑算力需求;比如在逆光场景下,就可以利用光照掩盖部分画面细节,从而提升帧率……

正是有了这些细节场景的资源调度数据,幻影平台建立了图形渲染技术库,从而做到大幅度提升部分场景下手机画面的渲染质量。此外,因为光追渲染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时开关,因此研发团队认为可以将场景进行一些大的区分,将游戏与非游戏场景之间做些聚合,尽可能多地挖掘可用环境,来进一步提升光追技术的用户感知,比如在游戏快照、游戏人物界面等就可以更多调用光追技术来渲染,在这些界面,画面刷新率不高,但画面却复杂绚丽,对局部细节渲染要求高,就可以充分发挥光追渲染的优势。

而且与PC游戏中的应用不一样,光追在手机上还有很多非游戏场景的运用。在ODC21上就提到了可以让开发者运用这项技术开发视觉效果更好、更华丽的主题与壁纸,它不仅能让消费者感觉到效果的提升,也能给开发者作品的销售带来推动作用;已经很漂亮的ColorOS的界面也能运用这项技术来强化效果。我也问了AR/VR设备是否可以采用这项技术,团队工程师坦言因为VR/AR设备对帧率的要求更高(最好在90fps以上避免头晕现象),分辨率则最好在2K以上,所以目前算力下光追技术能发挥的场景可能比手机更少,但从目前的实验看,光追渲染因为能提供更真实的阴影显示效果,所以对VR/AR显示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增益,但在反射与折射场景下,现在要做好还是很难。除此之外,光追渲染还可以运用到手机影像的场景中去,强化光影处理的效果,但也同样是因为算力的限制,现在还只能在相册的后处理过程中发挥作用,达到实时预览效果还需要时日。

那么与光追技术运用最息息相关的游戏厂商对此的态度又是如何呢?开发团队说,游戏厂商尽管知道这项技术的好处,但实际采用中会更加现实,只有OPPO的运营做好了,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可见利益,才能充分带给他们积极性。本着“用着顺手”的原则,当前游戏厂商采用的引擎版本都不算新,所以OPPO需要推动它们一起从内容、渲染、系统底层和硬件等很多方面一起落脚到具体的产品中去,这都需要做很多工作。当然,如果做成了,那可能就是“XX游戏OPPO光追特别版”了。这对吸引用户关注、提升用户体验和增加开发者收益都是很有好处的。

在总结HDC的时候我说过,开发者大会本身是一个更面向B端即合作伙伴的会议,让合作伙伴感受到更多的商业机会,让自家产品与服务更快更容易地触达更多消费者,获得更丰厚的收益才是这种活动的本质,从这个层面来看,已经召开4届的ODC到了2021年,还是完成了它应有的使命。至于爱看“黑科技”的朋友,你们可以将目光放到不久之后的OPPO INNODay,当然,我希望OPPO真的要好好考虑新技术商用化的问题了,“OPPT”这种梗网友们开开玩笑甚至官方自嘲一下都还说得过去,但被人说多了还真不见得是件好事。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