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高职生到清华当老师: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星空

时间:2022-09-23 09:45|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唯见

“虽在不同的赛道,但风景依然精彩……”2022年5月24日,教育部召开“教育这十年”职业教育专场发布会,“90后”陕西姑娘邢小颖以直播连线的方式参加,分享自己多年来的职业教育之路,引起网友广泛关注。

这已是邢小颖再度登上热搜,2021年,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的铸造课短视频火遍全网,而讲课的正是邢小颖。

从一名高职生到清华教师,邢小颖成功逆袭,凭的是什么?在她看来,只有不断努力,才有站上清华讲台的底气。

邢小颖出生在陕西的一个农村家庭,她常说,自己身上这股子蓬勃向上的热情,源自于父亲。虽然父亲一辈子生活在陕西渭南的农村里,但眼光长远,敢于冒险。邢小颖小时候,父亲带着村里好几户人家搞大棚种植,虽然没多久就失败了,但他并不气馁,拉着妻子去集市上卖布匹,风里来雨里去,生意日渐有了起色。家里经济情况好了,盖了房,买了车,如今开起了床上用品店。

2011年高考后,邢小颖无缘本科,有些沮丧,父亲鼓励她:“失败了又怎么样呢?还可以再来呀!没考好又怎么样呢?還可以再考呀!考上好大学当然很好,没考上,也总能找到别的出路。”

那段时间,七大姑八大姨都来出主意,大家都建议邢小颖复读,试试再考本科,父母也赞同。但邢小颖思前想后,作出选择:不复读,去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好好学知识、练技能,然后进一家好企业工作。

邢小颖反过来安慰父母,让他们别担心,读专科,学一技之长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父亲从女儿身上看到了愈挫愈勇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年轻时候,他拍拍女儿的肩膀,慈爱的眼神中充满着肯定。

2011年,邢小颖进入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在专业选择上,她事先做了一些功课,听说材料专业的毕业生很“抢手”,便选择了材料成型与控制技术专业。

校园里有很多工业厂房和实训设备,邢小颖觉得学校像工厂,教室像车间。学习过程中,有不少铸造、钳工等体力活,作为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邢小颖有些吃不消,可她并不服输,每天早晚拉着室友一起跑步,增强体力。除了吃饭睡觉锻炼,她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操作室里,通过反复实操,熟练掌握各项技能,各科成绩名列前茅。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3年,邢小颖获得去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顶岗实习半年的机会。

北京,邢小颖从没去过的地方;清华大学,邢小颖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她内心既激动又忐忑。得知消息,父母除了高兴,还有一丝担心。陕西到北京,路途遥远,从没出过远门的女儿能否照顾好自己的学习和生活?

依然是父亲的话,助女儿踏上了新征程:“你自己想好,如果想出去闯一闯,未尝不可,出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也挺好的。”

2013年11月,邢小颖带着父母的嘱托和不舍,坐了1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第一次来到北京,第一次走进清华校园。

这半年里,学习安排非常紧凑,前期主要在跟着清华基础工业训练中心的老师傅们学习,后期要独立给清华的学生讲实践课。来不及去故宫看看,也没时间去王府井大街逛逛,邢小颖一头扎进学习中。

让邢小颖感动的是,训练中心有好多老师傅,虽然他们快退休了,还手把手地耐心教她,提出很多意见和建议。

清华校园浓浓的学习氛围,让邢小颖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但要给高等学府的本科生讲课,让她这名从农村来的高职生非常忐忑。

虽然在操作上没问题,但要一边讲课一边操作,邢小颖难以做到“手口兼顾”。为了尽快提升自己,她常常一边练习实操一边自言自语地讲课。邢小颖想象着,如果下面坐满了学生,自己应该把哪些内容加进去,应该怎样与学生互动。

实习1个月后,邢小颖开始独立给清华学生上课。上第一堂课的前一晚,她失眠了,感觉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为了避免讲课时出现磕磕巴巴的情况,辗转反侧的邢小颖索性起来练习,天蒙蒙亮时,才抱着书本眯了一会。

第一堂课,邢小颖站上讲台,下面满满当当坐着60名学生。因机器设备声音比较嘈杂,为确保学生能听清看清,她让学生一组组上来,近距离观摩。

第一堂课顺利结束,学生们反响很好,邢小颖很开心也很有成就感。接下来,邢小颖的真诚和朴实,再加上生动的讲解,赢得了学生们的肯定与喜爱。2021年10月,有一名学生拍摄了一段她讲铸造实践课的视频,瞬间在网上爆火,累计播放量超过2.3亿,点赞量超过200万,有网友评论说:“这是我在网上极少数从头到尾听进去的课。”

视频中,邢小颖扎着干练的马尾辫,手在翻砂箱上做实操示范,口中快速讲着知识要点,声音洪亮,挥洒自如,讲到重点还时不时地举起双手来回晃动。同时,邢小颖还通过和学生问答互动加深印象,培养学生实际动手兴趣。

撒分型砂是铸造过程的重要一环,邢小颖把它形象地比喻成烤串时撒孜然和胡椒面。她一边讲解动作要领,一边抓起一把细砂,手臂抬高,手腕快速左右抖动,砂子全部乖乖地从其指缝中流出,均匀地落在砂箱上,整个过程犹如天女散花。

“挺意外的,莫名其妙就火了,是因为我讲课的方式?还是大家对实践课感兴趣呢?”邢小颖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就成了传说中的“网红”?

她或许还不知道,学生和网友喜欢的,是她讲课时富有感染力的激情。得知自己的课这么受欢迎,邢小颖有使不完的劲儿,每次上课都和机器的嘈杂声“比赛”,嗓子都喊哑了。

“老师,您小点声吧,嗓子哑了,我们心疼。”学生的贴心提醒,让邢小颖感动,这种双向奔赴的情感,特别美好。

半年的实习快结束时,按照规定,邢小颖需要向清华基础工业训练中心汇报自己在实习阶段干了什么,学了什么等等。中心根据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决定她是否能留下来。毫无疑问,邢小颖以优异的表现,成了一名清华教师。

实践课程是高校学生培养计划的重要教学环节之一,这个有意义又有挑战的工作岗位,给了邢小颖很多信心和动力。她知道,这类实践课存在的价值,是帮助高等学府的学子们丰富动手实践经验,是在为培养卓越工程师、拔尖创新型人才和复合型人才而努力。学生们以后很可能不会去一线操作,但如果他们了解一线是怎么生产的,比如机床如何使用、发动机如何成型,就会在设计时更得心应手。

事实上,那个时期的邢小颖作为高职生,来指导清华大学的本科生,说一点不“心虚”,那是不可能的。为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给自己足够的“底气”,2015年,邢小颖报考了中国地质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2017年拿到学士学位。

她还担心自己不是师范院校毕业,讲课有欠缺,于是又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同时,她在专业领域做研究,发论文,申请专利,2021年获评工程师职称。

邢小颖还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教學方式。上课时有同学精力不集中,她会临场讲个笑话,把学生们的思绪再次拉回到课堂;上完课,针对在某个环节比较薄弱的学生,她还会录制视频发给他们,便于他们课后复习。

“我的起点不高,但我可以一直进步!”提起自己的经历,邢小颖毫不避讳。她觉得,不论起点高低,努力就能带来希望,进步的意义更胜于成功。

8年来,邢小颖带过的学生超15000名。她的付出,得到清华大学的肯定,她先后获得“线上教学特色方法创新标兵”“训练中心特殊贡献优良奖”“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甚至连续7年获得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实践教学一等奖。

但在邢小颖眼里,还有比这些荣誉更值得自豪的事,那就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在各大赛事上抱回奖牌。比如秦立昌等同学在“2021年中国大学生工程实践与创新能力大赛”中获得铜奖,王众等同学在“第九届北京市大学生工程训练综合能力竞赛”获得一等奖等。

邢小颖的故事,激励着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弟学妹们。她常常鼓励他们,强调自己不是特例,和她一样毕业于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在清华任职的校友前后就有5批,共13人,他们所讲授的实践课是大学理论课的有效补充。此外,还有很多职业院校毕业学生,成为全国劳模,获得过“五一奖章”。

有一年,邢小颖回到母校,声情并茂地对学弟学妹们说:“一定要相信自己看过的书、做过的题、熬过的夜都会变成一条宽阔的路,脚踏实地,然后才能仰望星空。”

邢小颖的蜕变,是一种欣喜,也是一种激励,让更多的人看到职业教育的希望。2022年5月1日,国家最新修订《职业教育法》正式实施,强调职业技术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职业教育在升学以及未来发展方面,与同层次普通学校学生享有平等的机会。

另外,根据教育部最新数据,目前我国已经建成世界规模最大职业教育体系,共有职业学校1.12万所,在校生超过2915万人。

邢小颖对此满怀信心,在5月24日的“教育这十年”职业教育专场发布会上,她由衷地说:“职业院校毕业的学生,也可以看到更高、更远、更广阔的世界,也会有多元的发展路径和出彩的人生。”

事业稳定发展的同时,邢小颖的家庭生活也齐头并进,用她自己的话说,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一件没落下。

如今的邢小颖,已是一个3岁孩子的妈妈。2022年6月6日,是女儿小粽子的生日,邢小颖给女儿买了一条蓝色的公主裙,小粽子自己挑选了一个粉色美人鱼蛋糕,一家三口过了一个温馨的生日。邢小颖感慨万千,在朋友圈里写道:孩子一天一个样,一转眼,小粽子还是马不停蹄地长大了。

作为一名清华教师,邢小颖难免被问及女儿的教育问题,她说,自己的思想比较开放,孩子自己考到哪里,就去哪里。如果能考上清华,那很好;如果考了一个职业院校,也不错。人生就像跑马拉松,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

相比起学习,邢小颖更加注重的是对女儿的爱国主义教育。2022年6月5日上午,神舟14号载人飞船在甘肃酒泉成功发射,她和丈夫一起陪着女儿观看直播。小粽子奶声奶气地问:“火箭飞上去,要去什么地方呀?”邢小颖耐心讲解:就像图画书里画的那样,火箭要去咱们中国的空间站做实验了。小粽子似懂非懂地跟着鼓掌,一脸兴奋。

对于未来,邢小颖有着自己的打算。她很感谢清华选人、用人不拘一格,给她提供一个这么好的成长平台。然而,毕竟在顶尖学府授课的压力非常大,需要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在讲台上站得更稳,她决定去考研。不管考一年、两年,还是三年,自己才29岁,年轻,没什么可怕的。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