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女科学家韩喜球的“大洋之恋”

时间:2022-09-23 09:45|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越女争锋

亲切、开朗、知性,是韩喜球给人的第一印象,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温柔的江南女子与中国的大洋科考事业有着紧密的联系,她不仅是“大洋一号”首位女首席科学家,更是中国整个大洋科考史上第一位女首席。

在从事海洋地质研究的二十多年里,她保持着科学家的严谨和女性的坚韧,用乐观积极的态度攻克一个又一个科研难题。

1969年出生于浙江台州的韩喜球,是家中的长女,从小聪明懂事,不仅帮家人下田干农活,还主动照顾3个妹妹,由此养成吃苦耐劳的性格。

父母无意间为她取的名字——韩喜球,在求学过程中,同学们常常把她的名字戏解为“喜欢地球”。这份与地球的不解之缘,也在1986年高考中得到正式确认。那时,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有很多选择,却偏偏填报了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专业,一个令女孩子望而却步的专业。

“能够纵横几万里,上下数亿年,岂不快哉?”大学入学之后,这个别人眼中的冷门专业,却令韩喜球充满乐趣,学习起来格外刻苦。1990年大学毕业时,她作为校优秀本科毕业生,被免试推荐攻读沉积学硕士研究生。硕士期间,韩喜球不仅专业课出类拔萃,还超前地将目光瞄准了国际。

1993年硕士毕业后,韩喜球以优异成绩进入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从事深海沉积与大洋多金属结核研究,把“喜欢地球”的浓浓心意凝结在深海大洋里。

那时,科研条件艰苦,工资待遇也不丰厚,许多科研工作者纷纷“下海”,在市场经济中激起浪花朵朵。有企业向她抛出橄榄枝,并许以高薪,韩喜球将聘书悄悄塞进抽屉,甘愿继续做清苦的深海科研工作。当实验室无力购置电脑时,月工资只有200多元的她大方地拿出上万元积蓄,为实验室添置一台高配置电脑,继续自己的研究。有人对她的行为不解,她则豪爽地说:“喜欢,就是王道。”

深海大洋的波云诡谲之下,难题重重,让人深感自然伟大,个体渺小。为了解开心中的学术疑问,硕士毕业5年后,韩喜球选择深造,考入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在紧张工作之余,她奋力向学术高地进发。

厚积必能薄发。2001年底,德国基尔海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休斯教授邀请韩喜球前去交流学习,并报销其所有费用。韩喜球也渴望能在国际学术舞台上与国外同行交流与对话,次年,她以访问学者身份,赴德国海洋研究中心合作研究1年,随后又两次赴德国做博士后研究。

在德国学习期间,韩喜球积极主动参与德国科学基金会重大研究计划及中德合作项目,并跟随科考队一起下海勘察。在異域他乡勤学的她,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收专业养分,学术能力有了较大提升。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开发新的矿产资源成为国家战略需求。与太空探索一样,深海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另一处资源战场。国际海底管理局探矿与勘探规章,明确规定“先来先得”的原则,因此深海探矿是国家间一场时间与智慧的较量。

2005年,我国启动在国际海底区域调查多金属硫化物资源的计划,并首次组织大洋环球科学考察。学成回国不久的韩喜球被委以重任,登上“大洋一号”科考船,担任太平洋和印度洋航段的首席科学家助理,开启为国寻“宝”的漫漫海洋探矿之旅。

海洋科考充满艰辛。狂风巨浪时,船只颠簸厉害,就算是在海边长大的韩喜球也吐得一塌糊涂;烈日炎炎时,高温把甲板烤得炙热,人在上面行走十分困难。尽管如此,韩喜球还是得顶着身体的不适,进行各种试验。每次干完活,她累得像一片被海水浸泡过的纸,虚脱得连饭碗都端不起来。即便如此,她凡事都冲在前头,比汉子都“勇猛”。在中国“大洋一号”科考船第19航次考察中,作为首席科学家助理的韩喜球脱颖而出。

令人惊喜和振奋的发现就在此时出现了。海底喷射出来的高温热液在遭遇冰冷海水后,会迅速沉淀形成黑色金属硫化物矿物,这个过程形似滚滚“黑烟”,故科考人员形象称之为“黑烟囱”。而韩喜球在第2航段中就参与发现了西南印度洋脊上的首个海底“黑烟囱”,实现了中国在该领域“零”的突破。

发现“黑烟囱”,意味着周围会有多金属硫化物矿床,但是要发现相当不易,因为在科考船上用万米长缆拖着仪器,在数千米深的海水中搜寻的难度简直堪比海底捞针。可是,就是这样难,韩喜球却做到了!在第3航段中,她被指派担任首席科学家。

接到任命,韩喜球先是一脸惊讶,女首席太少见了,毕竟此前我国大洋科考都是男性科学家担任首席。担任首席,意味着大到海上调查计划,小到具体布设采样站位,及人员、仪器的安全,韩喜球都得负责。一个说话轻声细语、身材娇小的女性,在茫茫大海上,能否胜任?作为大洋科考史上第一位女首席科学家,韩喜球来不及喜悦,而是在外界质疑和内心焦虑中,不停地勉励自己:加油,我要用实力说话!

可是,去哪儿找?怎么找呢?全船都等着韩喜球发号施令。大海仿佛存心要给她下马威,上船不久,他们在南非港口城市德班遇到80年不遇的特大台风。原本5天的路程,结果走了6天。科考船在每个点停留时间是固定的,时间耽误的话,后面航段将无法衔接,必须争分夺秒工作。但是,海况太糟糕,她又不敢贸然开展工作。

那几天,韩喜球压力大到无法成眠。幸运的是,到达预定海域后,海面终于平静,印度洋像一块碧蓝绸布,在艳阳下静静铺陈。韩喜球激动得热泪盈眶,下令立即开展水下作业。

天公终于作美,可设备不给力。在考察的第一站位,海底摄像设备在1000米深的地方信号中断。韩喜球马上下令回收设备,替换其他方案,同时下令检修设备。

其他人可以轮班,首席科学家却只有一个,只要船上的马达不停转,韩喜球的工作就不能停歇。大风大浪中,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不仅没有令她止步,反而激发起她的斗志。连续工作20小时后,比她小十几岁的年轻队员都扛不住了,可韩喜球精力依旧旺盛。助理看不下去,劝她休息,她说不累。

一个海洋地质学家如果能找到一处海底“黑烟囱”,就值得骄傲一辈子。这次考察,韩喜球却一共发现了4个“黑烟囱”,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惊艳大洋科考圈,也进一步奠定了她的学术地位。

2017年2~4月,韩喜球担任“蛟龙号”载人深潜航次的首席科学家,两次亲自下潜到3000多米深的西北印度洋洋底,调查、观察海底“黑烟囱”。在冰冷的海底荒漠里,热液活动区像一个热火朝天的成矿工厂、生机勃勃的生命乐园。近距离打量深海奇观,尤其是目睹那些宝贵的矿物资源,韩喜球的眼眶渐湿,那时所有的枯燥和坚守都释然。

一颗丹心,半生犁浪。与深海相亲相拥的近30年,韩喜球成为国内外少数同时涉猎多种海底资源,并取得突出成果的专家,“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纷至沓来。有人向她请教成功“密码”,韩喜球有些不适应地说:“我只是在每个阶段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知不觉看到了风景。”

“传统观念认为海洋是男性战场,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上天入海,女性和男性一样可以建功立业。”2022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当天,53岁的女科学家韩喜球在首届西湖女科学家发展论坛上,鼓励女性勇敢选择心中热爱的事业,还分享了自己近距离与10级以上风浪正面相遇的“女性与海”的经历。

那是12年前,韩喜球团队在西南印度洋首次自主发现了一个新的海底热液异常区。当时,恰逢西南印度洋魔鬼西风带,海浪直接狂暴地扑向科考船四层高的驾驶台玻璃窗,巨大的科考船摇晃得非常厉害。海况很差,加之科考船到了必须返航时间,可韩喜球还不想走。

“我们已经发现显著的热液异常,下次再来到这片海,不知是什么时候。”稍作权衡后,韩喜球决定再坚持一下。她和团队从午夜开始等待,趁着凌晨风浪稍微平息的间隙,把设备放入深海,做最后一搏。她在驾驶台指挥船舶前进路径,船长亲自操船,朝预定探测目标艰难移动。这时,阵风又来了,10级以上狂风呼啸而过,“大洋一号”拖着两三吨重物与风浪搏斗,逆浪前行。科考队和风浪整整搏斗4个小时,始终没有放弃,直到她的对讲机嘟嘟作响:“发现红色热液沉積物了!”

韩喜球激动得热泪盈眶。作为首席科学家,她可以为这个区域命名。助理请她命名的那一刻,她抹了抹泪,脑海中闪现出家乡画面,最终,她用杭州的名山“玉皇山”命名这座无名海山,把万里之外那一缕乡愁在深海以爱的名义连接在一起。

随着国际社会对海底地理实体命名越来越重视,我国对此也予以明确规范。韩喜球把由其领航发现的12个地理实体和4个热液区,赋予准确的通名外,还取了包含中华文化或中国元素的专名。西北印度洋一处海脊被她取名为“卧蚕”,不仅因为山脊走势像一条卧蚕,还因为在深海大洋的特殊环境里,“蚕”总能令人联想到烟雨江南。

此外,韩喜球还从《诗经·商颂·长发》和《诗经·商颂·玄鸟》诗句中,取出“天休”和“大糦”,分别命名在印度洋发现的热液区,把几千年来的中国诗经浪漫,用女科学家独特的柔情与爱恋,在几千米深的国际海底找到承载。

作为海的女儿,韩喜球带领团队揭开地球一个个幽暗秘密,让世人瞥见这个星球最深处的美丽。可作为母亲,她却缺席了儿子成长的很多重要时刻。

儿子年幼时,每次出海前,韩喜球都会给儿子买一些海洋探险绘本。母子俩一个在实地探险,一个在书面探险,中间隔着遥远的大洋和长长的思念。可随着年岁渐长,海洋探险绘本已不能满足儿子的需求,他渴望踏踏实实的陪伴,而韩喜球因繁重的工作长期“漂”在海上,显然无法成为儿子心目中的“满分母亲”。

儿子曾埋怨过,直到他上了大学,才逐渐理解母亲的事业,也给予母亲爱的呵护。每次出海前,他都会给妈妈一些蔬菜种子,有时是白菜,有时是萝卜等,让母亲洒在办公桌上的花盆里。一个航次下来,种子会发出嫩嫩细芽。深海大洋里的这抹嫩绿,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别样的情缘,比海更深。

因为疫情,韩喜球和团队已近两年没能出海。不出海的日子里,少了海风肆虐,53岁的她肤色又白皙起来。

身虽远离海,心却没有远离,韩喜球时刻为下一次乘风破浪准备着。她联合国内5家高校和研究所同行,成功申请了一个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在今后5年里,她将带领团队围绕海底热液成矿系统,开展海洋地质学、微生物学及生态环境科学的交叉融合研究。

端午诗情分外浓。这天一早,韩喜球在办公室手写一副对联,上联是“登山观锦绣”,下联是“潜海探深幽”,横批则嵌入了自己的名字——喜欢地球,这是韩喜球的心声。贴好对联,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韩喜球似乎闻到了一股海腥味,可猛一抬头,哪有什么海,她不由哑然失笑,原来是自己太想念大海了……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