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

郭刚堂,以后每天都要笑一笑啊

时间:2022-09-23 09:44|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罗兰

整个春节,郭刚堂一直小心地回避着儿子郭振的事情。

他照常去天涯寻亲协会办公室,处理各类寻亲信息和线索。郭振被找到后,郭刚堂在寻亲群体中的名气更大了。有不少寻找失踪孩子的家长找来,郭刚堂带着他们拍视频,帮助传播消息。

生计也忙,要请内行的朋友帮忙,一起考察蔬菜市场,租摊位,联系货源。二十多年来,郭刚堂大半时间奔波在寻子路上,靠打零工和沿途售卖工艺品维生。现在尘埃落定,他想好好做蔬菜生意,让家里的境况好起来。

找到孩子的郭刚堂,始终避免让有关郭振的话题暴露在公共视域。他不肯谈及郭振春节的动向,很多人在他的短视频下面问:郭振回家过年了吗?他不回答。有人留言呼吁尊重郭振、体谅孩子的难处,他回复:谢谢理解。郭振没被找到时,郭刚堂时常在网上表达思念和牵挂。现在,孩子找到了,父亲变得更加隐忍、克制。

除夕的早晨,郭刚堂走进厨房,灶台上是妻子张文革昨晚忙碌到半夜的成果:几十个雪白松软的面卷嵌着红艳艳的大枣,花糕的花瓣层层叠叠。郭刚堂发现,面卷和花糕做得比往年都大,他笑妻子“膨胀了”。

张文革心情喜悦。从郭振被拐卖那天起,这个山东聊城的家庭等待团聚已经有24年。

1997年,2岁的郭振在自家附近被人贩子骗走,郭刚堂自此踏上了寻子之路。多年间,他骑坏了10辆摩托车,行程超过50万公里。

这是团圆后的第一个春节,郭振因为单位防控疫情的要求没能回山东,郭家夫妻还是充满了期待。花糕、饺子、腊肠端上了桌,先前每年吃年夜饭时给郭振摆的那副碗筷撤下了——孩子找到了,父母不用再供着一个空无的念想。

正吃着饭,郭振的视频电话打来了。郭刚堂心中的期待终于落了地。

男孩笑着给父母拜年,开心地收下母亲发来的红包。郭刚堂把时间尽量让给妻子,“两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聊的。”口气轻松,透着藏不住的喜悦和骄傲。母子温情叙话,是他用24年的坚持换来的。

郭振是在张文革眼皮下被人抱走的。第二天,郭刚堂和帮忙寻找的邻居们回到家,张文革一看孩子没找到,一下就跪倒在地,拼命打自己耳光,哭着说都是自己的错。这些年,郭刚堂坚持找孩子,一半是为了妻子,他不愿让她永远生活在负疚感中。

屏幕那头,郭振始终是一个人。郭刚堂猜想他是和当年买下自己的“养父母”在一起过年,但孩子不说,他也不问,双方心照不宣地维持着氛围。

认亲后,郭振表示,养父母年纪比较大,对他有养育之恩,也需要人照顾。他的工作在河南,因此以后还是想留在河南,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回山东看看。郭刚堂尊重儿子的决定,说就把养父母家当成亲戚去走动。

父子俩的这一决定在网络上引来了争议。希望看到圆满结局的围观者们指责郭振,也有人嘲讽郭刚堂的“大度”,认为他应该追究买家的责任。

郭刚堂没有解释或辩白。他挡在郭振身前,小心地保护着孩子的个人信息,不让孩子卷入网络风暴。有人说郭刚堂是伟大又委屈的父亲,他沉默以对。

2021年7月,认亲仪式,父亲郭刚堂在24年后终于走到了儿子面前。

郭振已经长成了壮实的小伙子。他被拐卖后在河南生活,讀完了大学,现在是一名教师。被激动哭泣的父母搂在怀里,他低声说:“爸,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他眼前的父亲,头发花白了大半,比同龄人显老的脸上刻着多年风霜的印痕,眼里含着泪。

刚得知儿子被找到的那些天,郭刚堂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冷静些后,他想到了儿子此时的心境。可以想象,突然得知自己身世,郭振会有多么惊愕和纠结。儿子是这场悲剧的受害者,已经学会体谅一切的郭刚堂,终于有了体谅儿子的机会。

认亲前,郭振给公安机关写了一封信,详尽讲述了养父母家的情况。他的养父偏瘫在床,养母刚因重病做过大手术,如果他决然离开,对一直疼爱他的养父母会是无法承受的打击。之后,面对网络上对他的指责,郭振一直保持沉默,从未辩解。

郭刚堂理解儿子。“儿子有我们老郭家的血脉,重情义。”为了不让儿子为难,他不出言指责买家。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的艰辛对儿子来说只是个概念,养父母对他的抚育疼爱却是真切可感的。“毕竟他每次摔倒的时候,扶他起来的那双手是他养父母的,不是我的。”他还有个想法:要求严惩买家可能会让那些掌握信息的人——比如买家的亲友,不愿发声,影响别的父母找孩子。“最重要的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而是让更多人找到自己的孩子。”

他没有停滞在伤痛里。50多万公里,是寻找,也是磨砺。儿子郭振回来时,父亲已经千锤百炼,豁达而宽容。

2022年1月3日,郭刚堂和妻子一起去河南看郭振,“想孩子了。”惦记着上次见面时郭振穿的鞋旧了,他们给孩子买了双新皮鞋。一家三口点了4个菜,聊着高兴的事。郭振从亲生父母这里得到的是爱和尊重。

“我是属骆驼的。”送完菜回山东的路上,郭刚堂笑着说。骆驼什么都能扛,扛过了寻子路上的艰辛危险、外界的质疑嘲讽,现在又扛起了与郭振关系中的压力和委屈。他知道,自己扛得多一些,儿子的担子就轻一点。

郭刚堂一直记得寻子途中的一次际遇。那是2010年左右,他到了浙江。那晚下着大雨,他在山里跋涉,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破庙。庙宇已经倾塌,幸好石头垒成的山门还能勉强避雨。坐下倚着山门,疲惫的郭刚堂立刻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醒来,雨已经停了,鸟儿在江南春天浓绿的树林里鸣叫着,偶尔有水珠从叶子上滴落。郭刚堂转过头,看到山门上有一副对联:父子是债,有讨债有还债,无债不来;夫妻是缘,有聚缘有散缘,无缘不聚。他欢喜极了,觉得上苍在点化自己。

现在他终于还了一半父子间的债。过完年,春天就快来了。郭刚堂觉得,之后的每一天,自己都要走在阳光里,就像那年,他骑上摩托从山门出发时一样。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