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崇众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普

飞奔的猛虎

时间:2022-09-23 09:51|来源:|作者:求学星空|点击:

金美来

高丽大学,简称“高大”,位于韩国首尔市城北区安岩洞。在很多时候,“高大”这个名称与“民族”二字连在一起,称为“民族高大”。

“民族高大”的成立和成长,与韩国民族教育的发展同步。

1905年,货郎出身的财政大臣李容翊(1854—1907年),以教育救国为宗旨创办了普成专门学校,这就是高丽大学的前身。学校在创办期间,获得了高宗皇帝的支持。但同年11月17日《乙巳条约》的签订,使韩国沦为日本的半殖民地,李容翊也踏上了流亡之路。从此,普成专门学校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和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下,面临严重的财政困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展民立大学运动的民族资本家金性洙(1891—1955年)收购了普成专门学校,并将其改为高丽大学。“高丽大学”这一名称反映出金性洙个人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当时,金性洙希望创办可以代表国家和民族的大学,因此,必须选择能充分体现这一宗旨的校名。

虽然金性洙是高丽大学的实际创办人,但在“高大人”的心里,他却是比较复杂的形象。因为金性洙有亲日嫌疑,有些学生认为他根本不配做“民族高大”的象征人物,还向学校要求把建在高丽大学主楼前的金性洙的铜像撤掉。

与金性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丽大学第八代校长金俊烨(1920—2011年),他才是心高气傲的“高大人”认定的“真师”。金俊烨是韩国著名的独立运动家、历史学家和教育家,被视为韩国的骄傲。 1944年,金俊烨在日本庆应义塾大学读书时被强制征召入伍,后被日军分配到中国江苏省徐州市。他伺机逃离日军,同朝鲜学生兵张俊河(1918—1975年,著名独立运动家)会合,步行数千里,加入当时位于中国重庆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从此投身于民族独立运动之中。1949年,金俊烨回到祖国之后,在高丽大学历史系任教,致力培养学生。在他的主导下,高丽大学成立了亚细亚问题研究所;他还一再强调读懂共产主义的必要性,在研究所内特意设立了共产主义研究室。目前,高丽大学亚细亚问题研究所已经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共产主义研究机构。

金俊烨被视为高丽大学的“真师”,不仅因为他的学术远见和成果,其朴实敦厚、光明正大、高洁耿直的品行更令人念念不忘。在高丽大学任教的40多年,他拒绝从政,坚守作为老师的责任。全斗焕执政时期正是韩国学生运动最活跃的时期,政府要求时任校长金俊烨开除参加学生运动的学生们,但他始终不答应,一直守护着学生。鉴于各方面的压力,金俊烨于1985年2月毕业典礼致辞之后辞去校长及教授职位并离开学校。当天,众多学生手举写有“撤回校长辞职决定”“我们支持校长”的牌子进行示威。

高丽大学的校训是“自由、正义、真理”。自由是人类的共同理想,几乎所有的高校都标榜自由,正义和真理才是符合“高大精神”的核心。高丽大学鼓励学生要在社会上实现正义,在学术上探究真理。高丽大学要培养的学生可不是把自己关在书房的书呆子,而是为国家和人民效力的、敢于行动的知识分子,这种爱国爱民的学风使高丽大学成为韩国学生运动的主要基地之一,并发挥了相当重要的引领作用。

被称为“386(30岁,60年代出生,80年代读大学)世代”的学生运动的领袖们凭着对祖国民主化的贡献进入了韩国政界,他们已年过半百,不再是“386”,而是“586”。高丽大学培养出的著名校友中,政治家占据多数,目前韩国政界影响力很大的政治家安熙正、丁世均、洪准杓、李哲熙等人均是高丽大学的校友,也是当年学生运动的代表人物。韩国第17届总统李明博也是其中之一。在李明博执政时期,高丽大学的校友十分受重用,因此,人们常说李明博政府就是“高所岭”政府。“高所岭”是高丽大学的“高”、所望教堂的“所”、岭南的“岭”的合成词。韩国劳工运动代表性人物、前任正义党院内代表鲁会灿也毕业于高丽大学政治外交系。除了政客之外,高丽大学还培养出不少著名學者。现任大韩民国驻华大使、经济学者张夏成,历史学者辛胜夏、姜萬吉,政治学者崔章集,哲学家金容沃等均是高丽大学的校友,也都是各自领域内的领军人物,为韩国社会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老虎再饥饿也不食草”,这句话十分适合描述心高气傲的“高大人”。对韩国人来讲,老虎是个值得敬畏的神兽。在韩国历史上,老虎是让民众既爱又怕的对象。韩国人从小听着与老虎有关的故事长大,甚至认为整个朝鲜半岛就像一只飞奔的猛虎。因此,自视为民族骄傲的高丽大学把老虎当成吉祥物并不奇怪。老虎所具有的勇气、刚毅、威严正是高丽大学追求的风范。1963年,高丽大学在安岩校区东侧山坡上竖立了老虎铜像,标志着要把学生培养成如同老虎一般气象的人才。

高丽大学的大学主楼和中央图书馆均被登记为文化遗产,主楼被指定为史迹第285号,中央图书馆被指定为史迹第286号。中央图书馆是1937年为纪念建校30周年,募集“民族”捐款建立的历史空间,收藏着12万册国家级古书。与其他高校的高楼大厦相比,高丽大学的建筑楼层并不高,但花岗岩建筑特有的庄重典雅令人感到威严十足。连接法学院和文科楼的近路—“松鼠路”是“高大人”经常到访的景点。这条路与山相邻,偶尔出现松鼠,因此取名为“松鼠路”。每到春天樱花盛开时,“松鼠路”就成为青年情侣约会的浪漫景点。据说,如果情侣走这条路时看到松鼠,就会顺利成为夫妻并且白头偕老。

高丽大学与延世大学是出了名的对手。因为高丽大学的吉祥物是老虎,因此“高大人”经常被称为“安岩老虎”,“延世人”则被称为“新村老鷹”。两校每年定期召开体育比赛,即“定期战”。从1956年正式举办第一届大赛开始,“定期战”一直延续至今。“定期战”于每年9月份最后一周的周五和周六两天举行,第一天进行棒球、篮球、冰球比赛,第二天进行足球和橄榄球比赛,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棒球和篮球比赛。两校间已有默契,单数年延世大学为主队,双数年高丽大学为主队。

“定期战”期间,两校的观众和拉拉队展开的心理战的激烈程度不亚于比赛本身,己方每得一分,观众便会在拉拉队的指挥下搭着肩膀大声唱助威歌。“船歌”是高丽大学的助威歌之一,旋律来源于韩国庆尚道的民谣,歌词一面嘲笑对手,一面鼓舞己方士气,如歌中唱道:“开心的定期战,我们能听到延大生的哭声,被打败后回家的延大生可悲可惨。”两校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在“定期战”期间,暂时停止两校间的集体相亲活动,因为这可不是风花雪月的时候。还有一个玩笑说,在“定期战”期间,高丽大学制作的“高大面包”和延世大学出售的“延世牛奶”也不能一起吃,因为会导致拉肚子。

人们常在无意间把“定期战”叫作“延高战”,但在心高气傲的“高大人”面前千万不能用这个说法,对他们来讲,“高延战”才是准确的表述。

高丽大学十分强调基础学科建设,因此,历史系、哲学系、政治学系等院系实力一直很强。目前门槛最高、最有竞争力的是经营学系。据说,韩国500强企业的总经理,每2人中就有1人毕业于高丽大学经营学系。

大学生就业难早已是全球共同的问题。为应对“两难”—企业招人难和毕业生就业难,高丽大学设立了“聘用保障型合同学科”,旨在实现学校与企业的双赢,即学校按照企业的需求培养学生,企业积极向学生提供就业机会。高丽大学的半导体工学系是“聘用保障型合同学科”之一,该系与SK海力士签订了合约,毕业生的就业得到了保障。因为这一优势,高丽大学半导体工学系在去年的入学考试中创下了13比1的竞争率。

高丽大学被称为“民族高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抱负和理想仅限于国内。高丽大学比韩国任何高校都更早做好了迎接全球化的准备。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高丽大学增加了英文课程,引进来不少外国人才,逐渐具备符合全球化时代的教师队伍。2004年,高丽大学成为国际高校联合体U21的成员;2005年,举办了全球大学校长论坛;2008年,加入了环太平洋大学联盟。到目前为止,高丽大学共与全球90多个国家、850多所高校及研究机构缔结了学术交流协定。

高丽大学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内拥有由两校合作建设的“高丽会馆”。由此可见,高丽大学在牢记作为“民族骄傲”的使命的同时,也坚持与时俱进、自强不息,不断提高自己的国际竞争力。如此看来,“民族的高大”成为“世界的高大”指日可待。(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

热门导读

Copyright © 2012-2022 崇众阅读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渝ICP备20004580号-37